《深海 现在进行时》之『命运三女神』1
一.『可罗索』

某日,“深思熟虑”与“一时冲动”相遇,碰撞,并产生火花。
然后,深海就开始收费了……
于是乎,已被新电脑搞成神经衰弱的虫子,开始向神经分裂进化。

进化的过程凄丽而虚幻。

先是见两个小人,穿绿衣,在云中起舞,我正欲近前观看,嘎嘎声骤起,而后天之门洞开,无数绿与红的小人分立两旁。对我,他们既无惊讶,也无微笑,幸好我已得神经衰弱,对此无任何反应。

我环视四周,见那云之下,有无数灰色的小门,我随意点开一个,这世界即变了颜色。原本云与海的清澈,刹时变做日已西的诱惑。

我见那橘色里,有命运之女神,她手握纺线,无情的摇动着历史。我掷出一串绿色的钱币,向那坩埚之中。女神张开眼,那凛冽的眼神似冰,似刀,我心中一颤,害怕的别过脸去。

这时一绿色的小人向我招呼,我赶忙迎上前去,欠身行礼,问道:“绿色的神明啊,天的使者,请问这里是何处?”
那小人答道:“这里是MSN Messenger 6.0,深海的主人啊,夜的精灵!欢迎你的到来!”说罢即化做光,飞泻而去。

我慌了神,又四下寻望,见另一绿色小人,似是在哪里见过,于是上前行礼,询问道:“绿色的神明啊,天的使者……”
那人却打断我:“你可不必再说,我已知你的来意。”
见我表情微惊而虔诚,那人继续说道:“我乃绿的守护者,我云游绿所在之处,为绿的信徒传递福音。”
于是我又问:“这橘色之地是何处?”
绿的守护者携我之手,道:“绿的信徒,这里是绿的荒蛮之地,让我带你进入绿的圣城吧!”

我正犹豫,忽听背后又一阵嘎嘎声响,见命运之女神似变化了许多倍,她左手持纺线,右手持一闪电,正向我这里来了。
见此景,我赶忙拉住绿之守护者的手,惊慌道:“使者啊!带我走吧!请带我离开这恐怖之地!”

于是我便同化成了那绿,向橘的深处而去。

未完...
[PR]
# by kubo_sei | 2004-09-19 22:12 | ※旧ブログのログ
《寄不出的信》end
早上醒来的时候,眼睛肿肿的。
大概是昨晚的LIVE PARTY太兴奋了,她甩甩头,穿好衣服走进客厅,就看到一地的啤酒瓶和烟灰,还有睡在沙发上和睡在地上的乐队成员们。
这情景让薇想起她和夏认识后的第一个圣诞Party。

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

学校对面的面包房,是薇最喜欢的地方。
她喜欢坐在那扇大落地窗前,要一块苹果派,一罐可乐,写会作业再听听歌,一下午就这样过去了。
有一次班主任搂着他老公经过,一扭头正看到薇坐在窗前盯着,于是老师颇尴尬的一笑,快步走了过去。
薇不过是眨眼时牵动了嘴角——都下班了你怕什么啊,我又对你老公没兴趣。

“你坐在那都不动,好像僵尸哦!客人都被你吓跑啦!”夏麻利的收走空可乐罐,“还有,可乐喝多了会变胖哦~”
“嗯……咖啡喝多了也会中毒吧~”薇侧过身,然后面无表情的喝下递过来的咖啡。

薇和夏的相遇就好象已经滥到俗的电视剧。

高三那年上补习班——钱都交了不能浪费,好歹去露个脸——薇正在看小说,夏不知什么时候靠了过来,说:
“你长的很像我姐姐诶!”
“嗯……是么。”薇连头都没抬,长长的刘海遮住脸,什么表情也没有,没创意,现在搞对象都不这么说了。
“什么时候介绍你们认识吧!”
“嗯……好。”薇似乎笑了一下,还是没抬头——真好笑,难道你姐姐是男的么。

第二天夏的姐姐还真来了,薇靠在一楼楼道的窗户边上,一直咬着牙憋着笑,姐妹俩好象新婚夫妇一样,互相不知道嘱咐什么嘱咐了半天,然后紧紧的拥抱在一起足有10秒,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了。
夏回来时薇正收拾书包准备回家。
“怎么样!像吧!”
“嗯……像。”其实不太像。
“哈哈~就是嘛!我就说特像!”夏兴奋的像个孩子,唧唧喳喳的说着她和姐姐的事,薇只好又坐下来听。
结尾,“我姐姐开了家面包房啊~改天去吃吧!”
“嗯……好。”你跟你姐姐都很能说啊,薇心想。
当然这话是不能说出来的,她也就是想想。

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

洗完脸又看到中指上的戒指,两年了,刚买的时候还乌突突的,现在已经闪亮的可以当镜子照了。
不只一次的想要摘下来,虽然到现在还一直戴着,薇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戴着。
就因为她吻了你?薇笑了,跟傻瓜一样。

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

薇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女生想吻她——她再怎么说也是女生来着,而且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是女生的女生,绝对不是假小子。
上初中那年,具体原因已经忘了,总之就是她特好一朋友,突然说想亲她。一张脸逐步逼近,薇就条件反射的往后退,最后磕在门框上,引来大人的注意力,这才保住了“初吻”。
那时候她还不知道什么叫“同性恋”,但脑子里也绝对没有“女女授受也不行”的概念,她只是想“那张脸太丑了,就算要吻也得是个美女”。
她留刘海也是因为这个,后来也有几个女生想吻她,次数多了也就有了经验,到时候只要假装害羞的一低头,趁对方拨弄刘海的时候嘿嘿一笑,就开溜了。

夏常拿这个开玩笑:“你啊,真是狡猾狡猾di,这不是浪费人家感情嘛~”
薇这时候就不说话,假装生气的一挑眉,到最后还是把持不住先笑出声来:“嗯……我就是这意思~呵呵~~”

两人认识后的第一个圣诞节,几个朋友到夏姐姐的面包房狂欢。
薇是被硬拉去的,她之前从不过圣诞节,有狂欢的时间还不如窝在家里看盘——典型的电视儿童。

“就当看电视剧吧……”空气中散着酒和蛋糕的味道,薇抱着苹果整个人陷在沙发里,看着他们大呼小叫,夏一杯又一杯的喝啤酒,然后摇摇晃晃的向自己走来。
“薇~啊嗯……你很没精神!”夏一看就是醉了。
“……我都快把以后的肺活量笑光啦……”
“才怪!”
后来夏就抱着薇怎么都不撒手,说不好听一点就叫撒酒疯,薇心想原来夏也会醉啊,难得难得,就任由她抱着,反正难得。再后来太晚了,只好集体留宿,都睡在大堂,夏大概是真醉了,薇就只好睡在她怀里。这个姿势很不舒服,薇睡不着,开始数啤酒瓶,数到第十六个的时候,夏动了一下,咕噜咕噜的不知说了什么,看样子是很难受。
“活该啊……喝那么多……”薇虽然这么想,还是扶着夏去洗手间,要吐也不能吐在大堂啊,这里可是面包房。

“吐啊,吐出来就舒服了。”
“薇……”
“嗯,在呢,想喝水吗?”
“……喜欢你……”
“嘎??”

没有预想中的酒臭味,夏的嘴唇很软,也很热,上面其实还留了点奶油,所以很甜。不像电视里男女主角kiss,炽热又缠绵,对薇来说现在只是肉碰肉,不过这两块都是刚出锅的。
如此而已。
所以薇只是回送给她一记清脆的耳光,擦掉沾在刘海上的奶油沫,然后扶着不知道是被打晕了还是又睡过去的夏回大堂睡觉。

早上起来夏一边揉着脸一边抱怨:“奇怪啊~原来宿醉的话皮也会疼啊~~”
白痴啊你……还是真的千杯不醉,不知道宿醉什么样啊……
“好奇怪哦,昨天我梦到吃苹果呢!”夏舔了舔嘴唇,好象很回味的说。
“嗯……好巧,”薇垂下的刘海轻颤了一下,“我昨晚也梦到吃奶油呢……”

奶油其实也满好吃的,薇心想,她还想再吃一次。

第二年夏送了这个戒指。什么花纹也没有的细线戒,纯银的。
夏什么都没说,只是经常握着薇戴戒指的手傻笑。
薇也什么都没问,就是一直戴着。
夏的姐姐就很吃醋,经常挪揄的说“你们两个好啊~”“呵呵呵~”两个人就一起傻笑。
真的挺傻的。

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

草草的吃了几片面包,薇打开MAC开始接收E-Mail,当然她现在还是没钱买MAC的,那天她自言自语的抱怨说PC又坏了真麻烦,乐队的吉他手就笑着拍拍她的肩膀说用我的吧。所以她现在就改用MAC。
夏的Mail,很长。
上面絮絮叨叨的说,看你上次寄的照片,头发又长了啊,刘海都长的不能叫刘海了,去剪剪吧…………还有那个乐队又要来北京开演唱会了,你要不要回来看呐?不能回来也没关系,到时候我寄盘给你,啊……其实还是你那边更方便吧,那还是你寄原版给我吧,哈哈…………你说你可能要换工作,怎么样了?
…………
信的末尾终于点到主题:……算了,还是回来吧,薇,我要结婚了,等你当伴娘呢!

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

那年秋天的时候,夏的姐姐打电话来,说有几张票啊大家一起去听演唱会吧。薇最近在找工作,忙的不分东南西北,不过想想看已经很久没和大家联系了,虽然不喜欢热闹,不过还是去了。
当天晚上大家都很high,回去的时候夏搂着薇走在最前面又蹦又跳,意尤味尽的唱着刚才的歌曲,路人都以为她们是喝醉了躲的远远的,手机响了好几声,夏看了看来电号码,到后面去接了。
“……啊,马上就到家了……没喝酒啊……成啦……嗯嗯……晚安……”
薇突然感到心慌,好象有电流划过她的脸,酥酥麻麻的,最后到达心脏,她甚至觉得腿也有点软,夏跑回来搂过她的一瞬间,她听到朋友很大声的说:“哈哈!夏~你也终于有个男朋友管管你啦!”
夏的手轻颤了一下,然后把薇搂的更紧,回过头用好象很生气的语气说“我哪有我哪有”,夏的姐姐也拼命使眼色,一辆车呼啸着经过,中指的戒指银光一闪,刷的一下,在黑夜中没来由的刺眼。
薇抬手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,已经很长的刘海在脸上留下一片阴影,然后她抬头,笑着说:
“嗯……我还没见过呢。改天也让我看看嘛。”

自然的就好象一切都没发生过。

后来夏的男朋友她终于见到了,是在她要去东京的时候。
夏握着她的手,一遍又一遍的絮叨:“注意身体……多吃一点别亏了自己……记得写信打电话,发Mail也成,别忘了寄照片给我……小心变态色狼,门窗要关好……”
薇很认真的听着。
她突然想起刚认识的时候,夏的姐姐来学校的事,那两个人就好象现在这样,她还记得当时她觉得超级好笑来着。

就要登机了,她把前面的刘海理到脑后,然后夏吻了她。
她和她的第二个吻。
一直站在夏后面没出声的男朋友眼睛瞪的大大的。

回北京的机票要比去面包房的车票贵多了……坐在机舱里她这样想。
于是她低下头,把所有的泪水都埋在长长的刘海的阴影里。

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

薇写了回信,也很长。自从她做了那个乐队的STAFF,就变的很能说。
正要发送的时候,突然有人敲门,说是国际包裹。
是夏。

厚厚一叠全是婚礼照片,新娘的白婚纱真漂亮,左边的伴娘笑的很开心,右边的新郎就笑的很傻。
包裹里还有一张婚礼当天的DVD,薇把它丢进MAC里吱嘎吱嘎的转着,从化妆到拜天地到入洞房,鞭炮一直噼里啪啦的响,整个画面看起来硝烟弥漫,什么都看不清。

乐队成员们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,都围在后面看。他们听不懂中文,主唱就问这是什么呀?薇说是我朋友的婚礼。主唱就傻傻的看着,然后傻傻的说中国的婚礼真激烈啊!吉他手看了眼嘎嘎响的MAC说光驱该换了,可是没时间去买,贝斯手就拍拍他的肩,说你家不是还有五台MAC么,拿过来替一阵吧。

DVD放到最后,是夏的message,说他实在等不及,就先把婚礼办了,等他们渡蜜月的时候去东京,“薇,我们想去迪斯尼乐园啊!你要当我们的导游哦!”夏笑的很开心,还在他脸上亲了一下。

迪斯尼啊……那个在千叶不在东京哦……
薇突然觉得自己老了,已经老到连从东京到千叶的力气都没有了。向后倒的时候队长从后面抱住她,说:
“我们结婚吧。”

北海道的怀抱也挺温暖的……
薇在点头之前这么想。

END
[PR]
# by kubo_sei | 2004-09-19 22:01 | ※旧ブログのログ
《Dearest ~最爱~》end
*本文献给正在长眠的我的98

上. 98之章

我知道这种感觉叫做冷。
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的黑暗,无论怎样努力都找不到尽头,哪怕是一小块石头也好,请让我有所依靠。
看不见的泪水滑下来,已经麻木的脸上没有任何感觉……

谁都可以,告诉我是不是还活着!!

所以当闪着光的大门开启,那一瞬间我以为看到了神。

我的神是位少女,阳光般灿烂的少女。她喂我吃下一张又一张薄饼,我开始能看能听能思考。我开始想起过去的事,想起那些我本来拥有的,在被推入黑暗之前,一直拥有的东西。

我的神,我的少女。
她教我说的第一句话是“阳光”。她说我是珍宝,我的心中装着世界,装着她知道或不知道的光。
她说喜欢我的白衣服,还有衣服下摆的那颗蓝色纽扣,当她的手轻轻的抚过,我就感觉充满了力量。

只有经历过才知道死的痛苦,
只有麻木过才知道生的可贵,
只有哭过寻找过,才有不知生也不知死的体会。
我要珍惜这阳光,因为她也是我的珍宝。

新的薄饼代表新的世界,那里有不一样的生物,不一样的结局,一样的,永远是我和我的少女。

她带我经过雪原,寻觅绿宝石藏身的秘密基地。
她带我经过沙漠,只为寻找一段被风化的城墙。

Game over时她会沮丧,她告诉我因为绿宝石不再发光。
Happy end时她会手舞足蹈,她说那是世界又充满了生的希望。

多少年以后,我知道那些薄饼叫做“光盘”,那些世界就是“游戏”,而我的名字是电脑。
我的心里没有世界也没有光,只有电阻和二极管。

纵使如此,我的少女,她还是拍着我的脸,笑着告诉我:
“你是我的珍宝。”

『若是除了最重要的东西 能够将其他的一切舍弃 那该有多好』
『但现实总是残酷无情』

我的身体哪里不对了,我忘了沙漠里有什么,忘了绿宝石藏在何方,她说要看世界,我去找行李,却怎么也找不到。薄饼还是以前的味道,我却开始慢慢的遗忘。
她一次又一次的包容,微笑着看我寻找。

大限将至。

我知道自己快死了,不用多久就会变成一堆无可救药的破铜烂铁,黑暗将再次降临,寻不到的尽头和找不到的门,一次又一次,我的神却再也听不到我的哭泣。
人类的夜,她在我面前闭上眼,两只叫做猫的生物在周围游荡,最后消失在路的彼方。
我的少女,我的神,就算是黑夜,也掩不住你的希望之光。

『只希望在踏入永恒的长眠之前 可否让你的笑容 永远陪伴着我』

那一天下着雨,我躺在玻璃的床上,耀眼的白光在头顶摇摇晃晃,尖利的金属刺痛着我的身体,离别的瞬间我听到“再见”。
我的少女啊,我知道你的心中也满溢着悲伤。

这就叫“心有灵犀”,因为我们是彼此的珍宝。


中. 2000之章

来到人世的第一眼,就看到女人哭泣的脸。她哭着说她讨厌我,哭着说“我要我的98”。
我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,记忆中一个声音传来:“你是我的珍宝。”
有什么崩溃了。

我的记忆中经常出现别人的记忆片段,那个记忆说面前哭泣的女人是他的少女他的神,已经模糊的世界里有发光的绿宝石和残破的城墙。

如果找到绿宝石她就不会再哭了,如果找到城墙她就不会再哭了。
可是我找不到。

那女人经常跪在我面前,怀里抱着一堆被支解的破铜烂铁,已经发黄的颜色跟我身上的某些部分一样。
女人在哭,那个记忆也在哭,我终于明白那之前的过去,有他与女人的感情。
我的位子是他曾经坐过的,我的脸是他曾经拥有的,我的记忆里也有他的影子。
他们,是彼此的珍宝。

那我又是什么?

我开始发脾气,大声吼叫,我不想待在不要我的人身旁。我想干脆一死了之,记忆却告诉我那是无法解脱的伤。
不需要你来告诉我,黑暗有多恐怖,光明是多么难求,我也曾经哭过寻找过,大门开启的时候,迎接我的神却是别人的珍宝。

终于有一天,粗糙的手抚摩我的脸,那女人说:
“让我们一起创造新的记忆吧。”

她不再哭,虽然没有绿宝石也没有城墙。
这句话我等了好久。


下. 少女之章

绿宝石和城墙的游戏我没有装,那是属于我和98的回忆。
曾经的98在我床下长眠,我仍然会不时的看看他,从光驱和软驱的缺口里,可以看到他的心脏。
一切都完好无损,多年后他仍会跳动。

父亲问我为何不扔了他,一堆破铜烂铁。
我就是不想扔。

我说我爱上了电脑,他是我的珍宝。
你会相信么?

我和2000有了新的记忆,虽然没有绿宝石也没有城墙,但也是璀璨的光。
“让你承受98的记忆是我的错,以后我会给你新的记忆,只属于你和我的记忆,好么?”

2000仍在轰轰的运转,那是98的记忆在悲伤。
放心吧,亲爱的98,我没有忘了你。你看,你的身体,你的心脏,你的记忆,我都留着、藏着呢。
让你在黑暗中长眠是我的错,总有一天我会还你的身体,你的记忆,然后笑着说:

“你回来了,我的珍宝。”

END
[PR]
# by kubo_sei | 2004-09-19 21:50 | ※旧ブログのロ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