カテゴリ:※旧ブログのログ( 38 )
私人留言:To 媛媛...
关于这个blog的使用说明…… - -|||
首先是最基本的“看”啦……
这里的文每页显示两篇,每页的最下面有“< 前のページ”和“次のページ >”,就是“前一页”和“后一页”,点那个就可以了……如果不能点,就说明已经是第一页或最后一页……明白……?
カテゴリ:范畴……就是文的分类~现在我就分了这几类,以后可能还会加吧~
后面的数字就表示这个分类中有多少篇文,比如原创(3),就是说现在有原创的文三篇咯~~
New Novel...:新文的列表,列出最新的几篇~随时会变哦~~
这里存的是GLAY以外的文~想看GLAY的文还是回到刚才的hachiro.exblog.jp吧~
以前の記事:就是以前的记录,按月来的,这个blog是刚申请的,所以现在只有“2004年 9月”。


下面是回复的说明……(点那个图可以看大图)

每一篇文下面都有“Comments(x)”,x是代表现在有几条回复,比如Comments(0)就是现在一条回复也没有~
你点那个Comments(x),就会出现上面的画面了~~
这个是不用注册的,写密码是为了不让别人删除你写的东西~
如果你的回复只想让我看,那就点一下下面的“非公開コメント”前面的方框,这样这条回复就会被隐藏起来,只有你跟我能看见~~
我觉得现在没必要点啊,因为这个站我刚申请不久,还没有对外公开啦……- -|||
嗯,差不多就是这些吧~
[PR]
by kubo_sei | 2004-09-20 00:07 | ※旧ブログのログ
《嫦娥奔月》end
*献给我亲爱的老婆zinnia,亲亲~

传说中,住在黑森林的瑟兰迪尔王和他的王妃○○○○(叫什么?我不知道,汗~)结婚很多年了,他们虽然恩爱却一直没有孩子。

这一天,瑟兰迪尔和他的王妃在月光下散步,象往常一样,他说:

“神啊,请赐给我们一个孩子吧!”

或许是他的虔诚感动了上苍,只听轰隆一声,三道白光从月亮上一闪而下……

硝烟散尽,呈现在瑟兰迪尔面前的,是一个硕大的陨石坑,坑里居然躺着一个小娃娃!

“啊,这一定是神赐给我们的!”瑟兰迪尔非常高兴,于是黑森林之王收养了他。并给他起名为“莱戈拉斯”。


同一时刻,住在孤山的矮人之王格洛因正在为银矿发愁,他们已经挖了很多个矿洞,可就是没有发现珍贵的米瑟里亚银——

就在这时,洞府外面突然听见轰隆一声巨响,矮人们赶紧跑出去一看,发现就在洞府的门口,居然多出一个陨石坑,里面银光闪闪的全是米瑟里亚银!最为惊奇的是,在坑的中心,居然躺着一个小娃娃!

“啊,这一定是神赐给我们的!”格洛因非常高兴,于是矮人之王收养了他,并给他起名为“吉穆利”。


矮人王子一天一天的长大了,他有一头如月光般美丽的银发,光滑白皙若珍珠的肌肤,清澈如海洋的眼睛,还有修长的体态和轻盈的身姿。

“为什么我们矮人的王子长的象精灵呢?”

“啊,因为他是神赐的孩子,所以,会与一般的矮人不一样!”矮人之王总是这样说。

所以,虽然这位矮人王子实在很象精灵,但矮人们还是十分宠爱他们的王子吉穆利。

随着年龄的增长,矮人王子越发的惧怕山洞,而且对桂树情有独钟,不仅如此,每次洞里吃兔子肉,他都会很伤心的掉眼泪。

于是,矮人之王只好在山上的桂树林里为王子建了一座城堡,并下令所有的矮人今后都不许猎食兔子。

“啊,因为他是神赐的孩子,所以,会与一般的矮人不一样!”矮人之王这样安慰他的臣民。

所以,虽然今后再也吃不到美味的劲爆兔米花了,但是矮人们还是十分宠爱他们的王子吉穆利。

即使住在桂树林里,而且还有很多兔子相伴,矮人王子还是不开心,他总是依窗望月,摇头叹息。

矮人之王非常着急,正好赶上矮人王子的100岁生日(唉……这么着就过了100年啊……),于是矮人之王决定送给神赐的爱子一份大礼……


再来说说我们的精灵王子莱戈拉斯——

虽然已经过了100年,可是精灵王子怎么也长不高,最多也就到一般精灵的腰部往上一点点,不仅如此,他还长着精灵少有的胡子!

“为什么我们的精灵王子长的象矮人呢?”

“啊,因为他是神赐的孩子,所以,会与一般的精灵不一样!”瑟兰迪尔这样告诉精灵们。

所以,虽然这位精灵王子长的实在很象矮人,而且胡子又长又密还不好梳,但精灵们还是十分宠爱他们的王子莱戈拉斯。

做为精灵,自然要学习骑马射箭,可是,精灵王子莱戈拉斯,他每次不是把弓弦拉断,就是僵在马上下不来!

“啊,因为他是神赐的孩子,所以,会与一般的精灵不一样!”瑟兰迪尔这样说。

所以,虽然这位精灵王子还是不会骑马射箭,但是精灵们还是十分喜爱他们的王子莱戈拉斯。

一天,瑟兰迪尔把莱戈拉斯叫到面前,说:“我的爱子,莱戈拉斯,孤山的矮人之王格洛因要买100颗最大最光滑最柔亮的珍珠,为他的儿子吉穆利庆祝100岁的生日。做为报酬,他会给我们一把最锋利最结实的斧子,莱戈拉斯,我的爱子,你去取那把斧子,顺便把这100颗珍珠带去吧!”

于是,精灵王子莱戈拉斯带着一把长剑(因为他还是不会用弓箭……),背着100颗珍珠,在精灵们的祝福中上路了。

长途跋涉之后,他终于到达了孤山,可是预备的100颗珍珠也只剩下50颗了——因为每一次遇见Orcs,他都把珍珠当飞镖……

矮人之王一看只有50颗珍珠,很生气,可是,当他看到酷似矮人的精灵王子后,反而大喜~他乐呵呵的请精灵王子多住些日子。

于是精灵王子就住了下来,每天都带着格洛因送的斧子,和矮人们钻山洞,东敲敲,西摸摸,玩的不亦乐乎。矮人们很喜欢这位精灵王子!(虫:精灵啊~你们的王子啊!!55555……)

这一天,莱戈拉斯发现了山上的桂树林,还有林中的城堡,以及长的象精灵的矮人王子——

这时的矮人王子吉穆利(虫:……真别扭!汗~~)正抱着一只小兔子坐在树上,虽然是矮人的王子,他却有精灵般的视力和听力(虫:唉……),所以,他也立刻发现了精灵王子莱戈拉斯——

“啊、啊啊——你、你你你!”莱戈拉斯惊讶的指着吉穆利,难以掩饰兴奋的心情——

“你原来在这里啊!我找你找的好苦啊!娘子——!”

吉穆利也非常之惊讶,不过他没有象莱戈拉斯那样兴奋,而是气呼呼的说道:“你这只臭猪、笨猪、得口蹄疫的猪!还好意思叫我娘子!居然想把我的月兔宝宝当下酒菜!要不是为了追我的月兔宝宝,我又何苦落入凡间!早在广寒宫舒舒服服的睡觉了!说,你把我的月兔宝宝怎么样了!!?”

莱戈拉斯平日里最恨别人叫他“猪”!

“你!你你!!你还好意思说我是猪?!想当年我也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堂堂一品的天蓬元帅!要不是为了嫦娥你,我也不至于沦落猪胎!还陪那个绵绵呼呼的唐僧去取什么经!想我终于修成正果,终于可以与你团聚,你居然为了一只兔子和我翻脸!哼!”

莱戈拉斯非常的生气,遂拂袖而去,临走的时候还不忘逮走两只兔子……

于是孤山的矮人和黑森林的精灵就断绝了往来……


最后来说说我们可爱的月兔宝宝——

想当初它被猪八戒追的无处可逃,不得已而逃落凡间,不偏不斜的正好落在厄运山口,那个地方真黑啊,连点草都没有!可怜的月兔宝宝只好趴在干涸的地上,瑟瑟发抖……

这时索隆走了过来,他要为炼造至尊魔戒挑一块好石头(魔戒是石头造的吗……汗~不要管他了!),他一眼就看到了月兔宝宝——

“啊,这真是一块好石头!白的好象珍珠一样,还有生命跳动的气息!啊!这一定是摩尔寇陛下赐给我的!!”

于是索隆觉得捡到一块好石头,乐呵呵去炼魔戒了……

所以——

“我绝对不会把它——我的月兔宝宝——交给一个黑森林的精灵!!”

这就是这句话的真实意思……

【 后记 】

感谢各位看完~~有什么历史上的错误不要找我……汗~~其实我写的时候也好别扭的说……

END
[PR]
by kubo_sei | 2004-09-19 22:44 | ※旧ブログのログ
《王者归来:枪版啊~让我说你什么好……》end
*以下所说的大部分是D版,正版的会说明~~


今天看了魔戒三《王者归来》!虽然卖盘的大叔一再保证是“清晰的碟版”,8过偶是一个字也不信di……美国还没出DVD吧……汗~

事实证明是极不清晰的枪版,虽然早有心理准备,但还是忍不住骂一句“做的真差”……不幸中的万幸是,这个版不是墩布版的——据说网络上流传的某一枪版,拍的角度没找好,居然拍到拿着墩布走过去的人影——笑~

说回盘~
包装上的A叔很显眼,举着剑,颇沧桑!很有MAN的感觉~~他的左下就是A阿姨。
只见A阿姨站在18层的高楼上酝酿感情,随时准备跳下去,而A叔的表情就是“你跳不跳?不跳我就砍了你!”汗……
右上角是老甘,最底下一排依次是咕噜、山姆、弗罗多。背景是索隆之眼。
盘面的画是A叔的大脸~拿着新铸好的圣剑的那张,网络上流传了很久,我就不说了~~

OK~PLAY!呀~~好兴奋!!

一开始就是咕噜的镜头。表现他得到魔戒后,由善到恶的转变过程。
那角度!那音效!简直就是香港鬼片!!
这完全是枪版的极恶效果……让我去吐一遭先……

然后出现咕噜生吃鱼的镜头,这时我发现了一件很恐怖的事……所有香港鬼片加起来都没有这件事恐怖——它竟然没有翻译!!
准确的说是翻的奇差无比!真的奇差无比!!看了保证吐血,不如不看,免的贫血……!

虽然魔二《双塔》的翻译是众所皆知的差、有目共睹的差,但好歹有2/3是对的……魔三几乎就没对的!!
分明是考验我的英语……

弗罗多从开场就改名叫“多罗”,吉穆利是“多格恩”,梅里的名字最长,“克里恩斯”??好吧,告诉我,merry(梅里)哪个字母发“克”的音??
近三小时的电影,只有“甘道夫”翻对了……

至于莱莱——不好意思,这三个小时我没听到任何跟L相关的名字……莱莱的镜头超级少啊……只能巴望着导演剪辑版能多给点镜头了!!

当然,只是名字,这都不算很离谱……
但是——!!
能把“Orcs(奥克斯)”翻译成“在阳光下”……

算了……我无语……


扯回内容吧~呵呵~~

老甘、A叔、莱莱和小吉找到了梅里和皮平。在伊森加德,梅里发现了索隆之眼,就是萨如曼跟索隆联络用的球。还没看清楚,就被老甘抢过去了。梅里略有不服~他很好奇呐!
一行人回去城堡,开了个大宴会,大家有说有笑,唱歌跳舞~好不热闹!A叔跟老甘说事,梅里和皮平在桌上跳舞~~8过偶没有看到莱莱~~

之后大家休息,A叔在露台上看到莱莱!莱莱说前途险恶之类的,A叔给他打气ing!
莱莱穿着斗篷,罩着头!第一次见到这种扮相——你说他冷吧,在雪山那么冷,他都不戴——所以还是为了漂亮~~笑~~

这时老甘、梅里和皮平,还有大家都在一间屋子里睡觉,地铺and通铺,笑~梅里悄悄的起身,想看看索隆之眼,那个被老甘抱的N紧!于是梅里拿了个罐子,换了球……汗……
梅里的手一碰到索隆之眼就被诱惑了!他的手被吸在上面,紧紧的,梅里难受的满地打滚,皮平大叫老甘帮忙!
索隆之眼被触动的那一刻,莱莱就感觉到了~呀~不愧是王子,感觉好敏锐~~^^
莱莱和A叔一起跑回来,A叔一看这情况,立刻就去拉那个球,而莱莱就立刻就冲过去保护A叔!啊~~好暧昧……我真的怀疑导演是不是故意的……

老甘问梅里看到了什么,索隆对他说了什么,梅里很痛苦的说,看到燃烧的树,神降下来了?抱歉……我的英语水平……汗……

第二天一早老甘就带梅里去见菠萝大叔的爸爸……老甘说“king”,底下的翻译是“天神”……
梅里和皮平分别的场面,典型的依依不舍……梅里骑在马背上,眼神却一直追了皮平,还问“我还能见到你吗”?之后就是催人泪下的分别……暧昧啊暧昧……

镜头一转,A阿姨出现了,她正往灰港的路上。虚幻中,她看到一个小孩子跑过去,一个男人抱起孩子,亲吻,旋转……而那个孩子的胸口上,带着A阿姨给A叔的信物——那个项链。
然后A阿姨似乎明白了什么,扭头就冲回瑞文戴尔。

A阿姨问埃尔隆,“除了死亡,还看到什么”,之后埃爸说了什么,没听懂……然后A阿姨就说“生命会继续”……大概是说会有孩子之类的吧……汗~~

A阿姨求埃爸爸重新锻造王者之剑,最开始埃爸爸很不乐意,但父亲都是爱女儿di~看着女儿的生命一天天消退,做父亲的还能怎么样呢?

这边开始重新锻造王者之剑,那边战争已经开始了。

老甘和梅里到达王者之城(刚铎吧?),跟国王说刚铎有危险,国王不听。但是老甘那么仁慈、那么滑头的人,是不会让老百姓白白送死di~
天快亮的时候,老甘带梅里去点烽火,当然是偷偷的点~~他们成功了,眼见远处的烽火一个接一个的点起来,当时的心情啊……
来~跟我一起唱:“星星点灯,照亮我的前程~~~”


A叔看到烽火,决定去支援刚铎。
行军路上,埃爸爸跑来送剑,说只有用这个剑才有胜利的希望,等等。他又说,在山上有亡者之国,等等……听不懂……==
总之A叔决定去山上,看起来满危险的,小吉要跟他去,他不让,然后莱莱把马牵来了,说“无论走到哪里都跟你一起”……A叔傻傻的一笑,三人就这么上路了——风萧萧兮易水寒~壮士一去不复返~~(被K……)

到亡者之国的入口,一阵阴风吹来,把他们的马吓跑了。但是A叔决定前进,然后头也不回的进去了,莱莱什么也没说,跟着就进去了。小吉在外面嘀咕半天,最后还是也进去了,笑~~
之后就是跟亡灵大战……
大体的意思是“跟着我,救救人类,你们可以得到土地”,当然是半武力的劝说……笑~

因为同学之前看过了,跟我说小哈也出现了,我还期待半天,在那堆亡灵里找了很久……结果当然是没找到,汗……

镜头转回战场,魔兵开始攻击刚铎,大家打的累兮兮的时候,A叔带着亡灵军队出现了。
本来是A一个人,突然背后浮现大片的亡灵军队……哇~这镜头……偶真的被感动咧~笑~

然后!!
流传了许久的!!
莱莱孤身弑象的场面!!

展现了莱莱完美的、不是人的技巧……==

画面跌跌撞撞的,又模糊不清,效果大打折扣,大家到电影院可要好好看啊~~

这场仗打完了,梅里到处寻找皮平(皮平也参战了),在大象底下找到了,皮平受了伤,很惨。
然后,暧昧的镜头——(如果我没听错的话……)
-皮:你不会离开我了吧?
-梅:不会了,我跟你一起回家!

我倒……第三部里到处都充满了暧昧的镜头……不知道导演怎么想的……==


下面的情节跟书差不多,我就说一些搞笑的镜头~~

喜欢弗罗多的朋友注意啦~~!你们亲爱的弗罗多在魔都被扒光啦!

裸体啊!
全裸啊!
小裤头也不剩啊!!

笑~~尤其是山姆出现之前,那个扒衣服的动作颇具官能性……同样是镜头乱晃,我什么也没看清,笑~


之后呢,为了吸引魔兵的注意力,让弗罗多能顺利的销毁魔戒,A叔在魔都的门口发表现场演讲。
莱莱跟小吉的关系也越发的暧昧……
-吉:这简直就是肩并肩!
-莱:是朋友就要肩并肩,不是么?
吉与莱相视一笑,吉说“是的,我会与你肩并肩!”

演讲完了。
然后A叔孤身一人冲过去,梅里和皮平也跟着“呀呀呀”的冲过去,之后是莱莱和老甘,然后后面的军队都跟着“呀呀呀”~~~
终极BOSS战开始!

鹰王也带着许多鹰来帮忙了!他们帮着打飞龙~


镜头转向弗罗多他们,如书里写的,弗罗多最后没能受住诱惑,戴上了魔戒,消失了。咕噜冲进来,看见地下有脚印(不愧是咕噜,魔戒曾经的拥有者),扑上去就咬!镜头表现就是咕噜对着空气在咬。
最后咕噜把弗罗多的指头咬伤了,才得到魔戒。

弗罗多不死心,又去抢。挣抢过程中,咕噜掉下熔岩,抱着魔戒,“幸福”的被岩浆融化了。
弗罗多在悬崖上悬着,山姆过来拉他,稍有点短,够不着。

-山:不,你不可以松手!把手给我,我不能失去你!!

就是因为有山姆的鼓励,弗罗多才没放弃希望,一使劲,终于够到了山姆的手!
555~真是另人感动的~~呃……友情,汗……

与此同时,A叔出现危机!他被一个超大的怪物踩在脚下,大概再踩一会就瘪了吧?
就看见莱莱跟不要命似的冲过来,完全不顾周围都有什么,有多危险,眼睛一直看着A叔,完全忘我的冲过来!
啊~~感动啊~~完全超越了朋友的感情啊!!这不是爱情是什么啊~~~呀啊~~~

某人发花痴中……==


戒指在岩浆里浮了半天,最后终于融化了。
大批的魔兵想逃走,路面塌陷,魔兵全掉下去了。
但人类站的地方居然什么事也没有……汗~~站的真是地方……

“弗罗多成功了!!”

正在大家高兴之际,火山爆发,弗罗多与山姆的命运又成为谜团。
梅里和皮平很着急、小吉很着急、老甘和A叔也很着急——为何没有莱莱的镜头……==

弗罗多和山姆被困在一块石头上,周围都是爆发后的岩浆。
这时山姆说(还是弗罗多说?忘了):“如果我们结婚了,将来会更好。我们共渡难关。”
然后两颗头紧紧的靠在一起,摩擦半天,又拥抱在一起。

最后鹰王救了他们~~


弗罗多醒来,发现在刚铎,老甘跟他笑~然后梅里和皮平冲进来,然后是小吉,然后就是莱莱!!看影子就知道了,那个美啊~~穿着蓝色的丝绸似的长袍~~啊……发花痴中……
然后是A叔,最后进来的是山姆~

A叔登位,在典礼上发表演讲,“胜利是属于大家的”,落下许多花瓣,然后A叔开始唱歌……汗~
A叔走下台子,向人们挥手致意,莱莱迎面而来——那个王子样啊!光华啊!就算是枪版也掩盖不住他的精灵之光啊!啊呀呀~~~!!!打滚ing!!

A叔与莱莱对笑,他拍了拍莱莱的肩,说了句什么,莱莱就对他微笑——光华啊!!!~>_<~
莱莱一偏头,A叔向后看去,A阿姨站在后面,手里拿着缝好的王者之旗,两人深情的对视、走近,再走近——
然后深情的亲吻!!旋转!!哦~~~~

国王和王后一起挥手致意,笑~~

到这里为止了,莱莱没再出现过……A叔和A阿姨也到此为止了~~

之后弗罗多他们回去夏尔。
过了很多年,埃爸爸、G奶奶、塞拉伯理恩爷爷和毕尔博、老甘、弗罗多,一起去了灰港。
山姆、梅里、皮平留了下来~

“生活还要继续”。

END
[PR]
by kubo_sei | 2004-09-19 22:41 | ※旧ブログのログ
《从OB的衣服看今年的流行趋势》end
先来恶搞一下OB的名字~~~~
其实OB的名字很好记——Orlando Bloom

Or Lan Do  BL O O M
或 懒惰,   BL?哦?哦!嗯……

瞧,好记吧~~^+++^~嘿嘿~


这期的《电影世界》拿OB做封面,那张是挺帅的,我就因为那封面,毫不犹豫的买了(汗……多么的决绝啊……)==

打开,就是OB的介绍。

首先吸引我的,是OB的脸,他看起来瘦了很多,面颊——我爸爸说那个地方叫“腮”——都缩了进去,诶~一定是工作太多了……
这时我老爸走过来,说:“这个尖嘴猴腮的是谁?”
我晕……
因为今年是猴年,所以啊~大家都去饿瘦一点,把腮露出来啊!

OB穿了一件蓝衬衫——如果我不是色盲的话,那应该是件蓝的……要么就是件绿的……总之是差不多那个颜色。料子似乎是麻的,我不懂做衣服,不知道那是什么布,但一定很薄,因为可以看到里面的白背心……==
俗话说:明星穿的衣服,一定是精致的。尤其是生活在英国的OB,一定是有品位的,所以,我开始觉得我老爸也是很精致的——瞧我老爸的那件白背心,跟OB的一样!

OB的脖子上挂了一、二、三,三条项链!我知道那些项链坠一定是有意义的、价格不菲的,可是我怎么看都觉得那是扣子和钱币……==
钱币还可以理解,那扣子呢?哎呀……OB真是有个性啊!瞧别的明星都戴金戴银,咱家OB戴扣子!我也搜搜家里的扣子,串一个戴上……跟着OB走,准没错!

他的右手腕上,戴了两条链子,其中一副怎么看都像手铐——啊,我用错量词了,应该是“条”,不是“副”——就是手铐的一半,银晃晃的好显眼啊~~
还有一条是蓝色的小珠子和银色的链子串成的,我家也有一条,只是时代久远,忘了放到哪里去了……改天也找出来吧……==

左手腕呢,是护腕……嗯?不对,错了……是一块表,那个真的漂亮,不愧是OB,显的很MAN——
友:一块表就MAN啦?
虫:谁让你看表,你没看到那个表带是皮革的吗?
想MAN一点的同志,记得表带要粗旷的皮革,而且一定要护腕的大小,这样才MAN!

明星们都是注意细节的,所以各位不要忘了OB的手指头——那上面带了3个戒指。
右手大拇指上,是一个金色的指环,长的像玻璃瓶的瓶嘴——就是底下有一个宽的指环,上面再套一个细的。
右手的无名指上,也是一个金色的指环,那个是翻过来的瓶嘴……
左手的中指上,同样是一个金色的指环,样子像裁缝的顶针……哦,不,上面有花纹!我看看……是星星?花?不不不,还是箩筐……嗯,是箩筐!

最后一点发现,OB没有扎耳眼。在这个男人不像男人、女人不像女人的世界,不扎耳眼的男人真是太希奇了!如此珍贵的物种,当好好保护才对!


所以呢,今年的流行趋势就是——

1.尖嘴猴腮——各位去饿瘦一点就好了……
2.去批发市场买件质量不怎么样的衬衫,一定要薄,窟窿像纱,这样才能透出里面的大背心——大背心地摊上就有,4块钱一件。
3.一定要挂带扣子的项链,这个可以自己DIY~什么?家里没有扣子?去买,几毛钱能买一大把!
4.手链要手铐式的,这个比较难拿,有心的可以趁问路的机会,从警察叔叔那偷一个……
5.皮革的表带可能很贵,各位去买一块粗布的护腕就好了,颜色要深。
6.戒指要带三个,一定要金色的——我知道带三个纯金的一定很沉,搞不好还会妨碍工作,引来不法之徒的窥视……所以,可以将就一点,带两个瓶嘴,一个顶针。
7.已经扎了耳眼的,让它长上;还没扎的,保持下去。

↓就是这张图咯~↓

END
[PR]
by kubo_sei | 2004-09-19 22:22 | ※旧ブログのログ
《最游之男男世界》之『为何八戒是小受?』end
虫子我是八戒总受本命!
可是……为何八戒是小受呢?
嗯……

■.身高

按照峰仓的设定——八戒的身高是181cm,悟净184cm,三藏177cm,悟空就不用说了,一看就最矮,162cm。

那么……

追求唯美的同人女们!男男的终极BOSS是什么啊?

是H啊!

没有H的纯纯恋情……和普通的言情小说有何区别?
就算不写出来也没关系,“二人幸福的结合在一起”,不是经常有这样的句子吗?

所以!!

悟净和八戒最配!

悟净一低头就能吻到八戒的锁骨,红色的发摩擦着八戒的脸,由锁骨往上,温暖的唇覆了上去,也覆住了将要发出的呻吟~~

呵呵~~速配吧!

嗯?你说——身高跟男男没关系?

那好吧,想像一下——如果悟空趴在三藏背上是什么景色?
明白了吧……

所以身高还是有关系di~


■.体格

虽然峰仓笔下的人都很排骨,但很明显悟净比八戒强壮。证据是——

第19话“Misty”,悟净在受了三藏一枪后,还能醒的比八戒早;
第20话“Wandering Destiny”,悟净八戒三藏同样受到清一色的蜈蚣攻击,只有八戒倒下了;
还有第49话“Take to Flight”,四人都受了重伤,只有悟净能站起来并拖着其他三人落跑。

都说八戒表面柔弱、骨子里强壮——实际上,论强壮,还轮不到他。

他只是很坚强而已。


■.经历

不看男男的人,说起最游里的恋情,一定会想起八戒x八百鼠。

两人的确很熟,八戒会帮八百鼠的忙,八百鼠也曾帮八戒疗伤。就算是群殴,两人也特意凑一对。

但是,就算是这样,他们之间还是说“敬语”——就是“请、您、先生、小姐”之类的。

想象一下吧,当两人终于走到一起,洞房花烛的时候——

“八百鼠小姐,请问我可以了吗?”
“八戒先生,我已经准备好了,请您随意。”

寒……

况且,有花喃那厢在先。

『对不起,花喃,你说你喜欢我的手,但我的手却沾满鲜血。』
『我在梦中……不断的……失去她……』
『我现在已经无法用这沾满罪的双手,拥抱任何人了。』

可怜的八戒,不能用沾满血的手拥抱别人……

那就被别人拥抱吧!

八戒……你的小受命是注定的……

再来说悟净。

能配上八戒的男人当然是一等一的有魅力,所以悟净的女伴从来没断过。“精力旺盛”的蟑螂悟净是也。

这样的男人,不可能会需求不满,当然也就不会找人拥抱自己。

如果没遇到八戒,他还会在酒馆喝酒打牌,欠帐耍老千,临走还不往跟姐姐妹妹亲热一下。
可是命运啊——五百年的牵绊——让他和八戒相遇。

『家里有个“绿眼美人”在等我回家啊~』

来!大家一起喊——

“八戒!你的小受命是注定的!”

END
[PR]
by kubo_sei | 2004-09-19 22:15 | ※旧ブログのログ
《深海 现在进行时》之『命运三女神』1
一.『可罗索』

某日,“深思熟虑”与“一时冲动”相遇,碰撞,并产生火花。
然后,深海就开始收费了……
于是乎,已被新电脑搞成神经衰弱的虫子,开始向神经分裂进化。

进化的过程凄丽而虚幻。

先是见两个小人,穿绿衣,在云中起舞,我正欲近前观看,嘎嘎声骤起,而后天之门洞开,无数绿与红的小人分立两旁。对我,他们既无惊讶,也无微笑,幸好我已得神经衰弱,对此无任何反应。

我环视四周,见那云之下,有无数灰色的小门,我随意点开一个,这世界即变了颜色。原本云与海的清澈,刹时变做日已西的诱惑。

我见那橘色里,有命运之女神,她手握纺线,无情的摇动着历史。我掷出一串绿色的钱币,向那坩埚之中。女神张开眼,那凛冽的眼神似冰,似刀,我心中一颤,害怕的别过脸去。

这时一绿色的小人向我招呼,我赶忙迎上前去,欠身行礼,问道:“绿色的神明啊,天的使者,请问这里是何处?”
那小人答道:“这里是MSN Messenger 6.0,深海的主人啊,夜的精灵!欢迎你的到来!”说罢即化做光,飞泻而去。

我慌了神,又四下寻望,见另一绿色小人,似是在哪里见过,于是上前行礼,询问道:“绿色的神明啊,天的使者……”
那人却打断我:“你可不必再说,我已知你的来意。”
见我表情微惊而虔诚,那人继续说道:“我乃绿的守护者,我云游绿所在之处,为绿的信徒传递福音。”
于是我又问:“这橘色之地是何处?”
绿的守护者携我之手,道:“绿的信徒,这里是绿的荒蛮之地,让我带你进入绿的圣城吧!”

我正犹豫,忽听背后又一阵嘎嘎声响,见命运之女神似变化了许多倍,她左手持纺线,右手持一闪电,正向我这里来了。
见此景,我赶忙拉住绿之守护者的手,惊慌道:“使者啊!带我走吧!请带我离开这恐怖之地!”

于是我便同化成了那绿,向橘的深处而去。

未完...
[PR]
by kubo_sei | 2004-09-19 22:12 | ※旧ブログのログ
《寄不出的信》end
早上醒来的时候,眼睛肿肿的。
大概是昨晚的LIVE PARTY太兴奋了,她甩甩头,穿好衣服走进客厅,就看到一地的啤酒瓶和烟灰,还有睡在沙发上和睡在地上的乐队成员们。
这情景让薇想起她和夏认识后的第一个圣诞Party。

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

学校对面的面包房,是薇最喜欢的地方。
她喜欢坐在那扇大落地窗前,要一块苹果派,一罐可乐,写会作业再听听歌,一下午就这样过去了。
有一次班主任搂着他老公经过,一扭头正看到薇坐在窗前盯着,于是老师颇尴尬的一笑,快步走了过去。
薇不过是眨眼时牵动了嘴角——都下班了你怕什么啊,我又对你老公没兴趣。

“你坐在那都不动,好像僵尸哦!客人都被你吓跑啦!”夏麻利的收走空可乐罐,“还有,可乐喝多了会变胖哦~”
“嗯……咖啡喝多了也会中毒吧~”薇侧过身,然后面无表情的喝下递过来的咖啡。

薇和夏的相遇就好象已经滥到俗的电视剧。

高三那年上补习班——钱都交了不能浪费,好歹去露个脸——薇正在看小说,夏不知什么时候靠了过来,说:
“你长的很像我姐姐诶!”
“嗯……是么。”薇连头都没抬,长长的刘海遮住脸,什么表情也没有,没创意,现在搞对象都不这么说了。
“什么时候介绍你们认识吧!”
“嗯……好。”薇似乎笑了一下,还是没抬头——真好笑,难道你姐姐是男的么。

第二天夏的姐姐还真来了,薇靠在一楼楼道的窗户边上,一直咬着牙憋着笑,姐妹俩好象新婚夫妇一样,互相不知道嘱咐什么嘱咐了半天,然后紧紧的拥抱在一起足有10秒,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了。
夏回来时薇正收拾书包准备回家。
“怎么样!像吧!”
“嗯……像。”其实不太像。
“哈哈~就是嘛!我就说特像!”夏兴奋的像个孩子,唧唧喳喳的说着她和姐姐的事,薇只好又坐下来听。
结尾,“我姐姐开了家面包房啊~改天去吃吧!”
“嗯……好。”你跟你姐姐都很能说啊,薇心想。
当然这话是不能说出来的,她也就是想想。

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

洗完脸又看到中指上的戒指,两年了,刚买的时候还乌突突的,现在已经闪亮的可以当镜子照了。
不只一次的想要摘下来,虽然到现在还一直戴着,薇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戴着。
就因为她吻了你?薇笑了,跟傻瓜一样。

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

薇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女生想吻她——她再怎么说也是女生来着,而且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是女生的女生,绝对不是假小子。
上初中那年,具体原因已经忘了,总之就是她特好一朋友,突然说想亲她。一张脸逐步逼近,薇就条件反射的往后退,最后磕在门框上,引来大人的注意力,这才保住了“初吻”。
那时候她还不知道什么叫“同性恋”,但脑子里也绝对没有“女女授受也不行”的概念,她只是想“那张脸太丑了,就算要吻也得是个美女”。
她留刘海也是因为这个,后来也有几个女生想吻她,次数多了也就有了经验,到时候只要假装害羞的一低头,趁对方拨弄刘海的时候嘿嘿一笑,就开溜了。

夏常拿这个开玩笑:“你啊,真是狡猾狡猾di,这不是浪费人家感情嘛~”
薇这时候就不说话,假装生气的一挑眉,到最后还是把持不住先笑出声来:“嗯……我就是这意思~呵呵~~”

两人认识后的第一个圣诞节,几个朋友到夏姐姐的面包房狂欢。
薇是被硬拉去的,她之前从不过圣诞节,有狂欢的时间还不如窝在家里看盘——典型的电视儿童。

“就当看电视剧吧……”空气中散着酒和蛋糕的味道,薇抱着苹果整个人陷在沙发里,看着他们大呼小叫,夏一杯又一杯的喝啤酒,然后摇摇晃晃的向自己走来。
“薇~啊嗯……你很没精神!”夏一看就是醉了。
“……我都快把以后的肺活量笑光啦……”
“才怪!”
后来夏就抱着薇怎么都不撒手,说不好听一点就叫撒酒疯,薇心想原来夏也会醉啊,难得难得,就任由她抱着,反正难得。再后来太晚了,只好集体留宿,都睡在大堂,夏大概是真醉了,薇就只好睡在她怀里。这个姿势很不舒服,薇睡不着,开始数啤酒瓶,数到第十六个的时候,夏动了一下,咕噜咕噜的不知说了什么,看样子是很难受。
“活该啊……喝那么多……”薇虽然这么想,还是扶着夏去洗手间,要吐也不能吐在大堂啊,这里可是面包房。

“吐啊,吐出来就舒服了。”
“薇……”
“嗯,在呢,想喝水吗?”
“……喜欢你……”
“嘎??”

没有预想中的酒臭味,夏的嘴唇很软,也很热,上面其实还留了点奶油,所以很甜。不像电视里男女主角kiss,炽热又缠绵,对薇来说现在只是肉碰肉,不过这两块都是刚出锅的。
如此而已。
所以薇只是回送给她一记清脆的耳光,擦掉沾在刘海上的奶油沫,然后扶着不知道是被打晕了还是又睡过去的夏回大堂睡觉。

早上起来夏一边揉着脸一边抱怨:“奇怪啊~原来宿醉的话皮也会疼啊~~”
白痴啊你……还是真的千杯不醉,不知道宿醉什么样啊……
“好奇怪哦,昨天我梦到吃苹果呢!”夏舔了舔嘴唇,好象很回味的说。
“嗯……好巧,”薇垂下的刘海轻颤了一下,“我昨晚也梦到吃奶油呢……”

奶油其实也满好吃的,薇心想,她还想再吃一次。

第二年夏送了这个戒指。什么花纹也没有的细线戒,纯银的。
夏什么都没说,只是经常握着薇戴戒指的手傻笑。
薇也什么都没问,就是一直戴着。
夏的姐姐就很吃醋,经常挪揄的说“你们两个好啊~”“呵呵呵~”两个人就一起傻笑。
真的挺傻的。

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

草草的吃了几片面包,薇打开MAC开始接收E-Mail,当然她现在还是没钱买MAC的,那天她自言自语的抱怨说PC又坏了真麻烦,乐队的吉他手就笑着拍拍她的肩膀说用我的吧。所以她现在就改用MAC。
夏的Mail,很长。
上面絮絮叨叨的说,看你上次寄的照片,头发又长了啊,刘海都长的不能叫刘海了,去剪剪吧…………还有那个乐队又要来北京开演唱会了,你要不要回来看呐?不能回来也没关系,到时候我寄盘给你,啊……其实还是你那边更方便吧,那还是你寄原版给我吧,哈哈…………你说你可能要换工作,怎么样了?
…………
信的末尾终于点到主题:……算了,还是回来吧,薇,我要结婚了,等你当伴娘呢!

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

那年秋天的时候,夏的姐姐打电话来,说有几张票啊大家一起去听演唱会吧。薇最近在找工作,忙的不分东南西北,不过想想看已经很久没和大家联系了,虽然不喜欢热闹,不过还是去了。
当天晚上大家都很high,回去的时候夏搂着薇走在最前面又蹦又跳,意尤味尽的唱着刚才的歌曲,路人都以为她们是喝醉了躲的远远的,手机响了好几声,夏看了看来电号码,到后面去接了。
“……啊,马上就到家了……没喝酒啊……成啦……嗯嗯……晚安……”
薇突然感到心慌,好象有电流划过她的脸,酥酥麻麻的,最后到达心脏,她甚至觉得腿也有点软,夏跑回来搂过她的一瞬间,她听到朋友很大声的说:“哈哈!夏~你也终于有个男朋友管管你啦!”
夏的手轻颤了一下,然后把薇搂的更紧,回过头用好象很生气的语气说“我哪有我哪有”,夏的姐姐也拼命使眼色,一辆车呼啸着经过,中指的戒指银光一闪,刷的一下,在黑夜中没来由的刺眼。
薇抬手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,已经很长的刘海在脸上留下一片阴影,然后她抬头,笑着说:
“嗯……我还没见过呢。改天也让我看看嘛。”

自然的就好象一切都没发生过。

后来夏的男朋友她终于见到了,是在她要去东京的时候。
夏握着她的手,一遍又一遍的絮叨:“注意身体……多吃一点别亏了自己……记得写信打电话,发Mail也成,别忘了寄照片给我……小心变态色狼,门窗要关好……”
薇很认真的听着。
她突然想起刚认识的时候,夏的姐姐来学校的事,那两个人就好象现在这样,她还记得当时她觉得超级好笑来着。

就要登机了,她把前面的刘海理到脑后,然后夏吻了她。
她和她的第二个吻。
一直站在夏后面没出声的男朋友眼睛瞪的大大的。

回北京的机票要比去面包房的车票贵多了……坐在机舱里她这样想。
于是她低下头,把所有的泪水都埋在长长的刘海的阴影里。

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

薇写了回信,也很长。自从她做了那个乐队的STAFF,就变的很能说。
正要发送的时候,突然有人敲门,说是国际包裹。
是夏。

厚厚一叠全是婚礼照片,新娘的白婚纱真漂亮,左边的伴娘笑的很开心,右边的新郎就笑的很傻。
包裹里还有一张婚礼当天的DVD,薇把它丢进MAC里吱嘎吱嘎的转着,从化妆到拜天地到入洞房,鞭炮一直噼里啪啦的响,整个画面看起来硝烟弥漫,什么都看不清。

乐队成员们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,都围在后面看。他们听不懂中文,主唱就问这是什么呀?薇说是我朋友的婚礼。主唱就傻傻的看着,然后傻傻的说中国的婚礼真激烈啊!吉他手看了眼嘎嘎响的MAC说光驱该换了,可是没时间去买,贝斯手就拍拍他的肩,说你家不是还有五台MAC么,拿过来替一阵吧。

DVD放到最后,是夏的message,说他实在等不及,就先把婚礼办了,等他们渡蜜月的时候去东京,“薇,我们想去迪斯尼乐园啊!你要当我们的导游哦!”夏笑的很开心,还在他脸上亲了一下。

迪斯尼啊……那个在千叶不在东京哦……
薇突然觉得自己老了,已经老到连从东京到千叶的力气都没有了。向后倒的时候队长从后面抱住她,说:
“我们结婚吧。”

北海道的怀抱也挺温暖的……
薇在点头之前这么想。

END
[PR]
by kubo_sei | 2004-09-19 22:01 | ※旧ブログのログ
《Dearest ~最爱~》end
*本文献给正在长眠的我的98

上. 98之章

我知道这种感觉叫做冷。
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的黑暗,无论怎样努力都找不到尽头,哪怕是一小块石头也好,请让我有所依靠。
看不见的泪水滑下来,已经麻木的脸上没有任何感觉……

谁都可以,告诉我是不是还活着!!

所以当闪着光的大门开启,那一瞬间我以为看到了神。

我的神是位少女,阳光般灿烂的少女。她喂我吃下一张又一张薄饼,我开始能看能听能思考。我开始想起过去的事,想起那些我本来拥有的,在被推入黑暗之前,一直拥有的东西。

我的神,我的少女。
她教我说的第一句话是“阳光”。她说我是珍宝,我的心中装着世界,装着她知道或不知道的光。
她说喜欢我的白衣服,还有衣服下摆的那颗蓝色纽扣,当她的手轻轻的抚过,我就感觉充满了力量。

只有经历过才知道死的痛苦,
只有麻木过才知道生的可贵,
只有哭过寻找过,才有不知生也不知死的体会。
我要珍惜这阳光,因为她也是我的珍宝。

新的薄饼代表新的世界,那里有不一样的生物,不一样的结局,一样的,永远是我和我的少女。

她带我经过雪原,寻觅绿宝石藏身的秘密基地。
她带我经过沙漠,只为寻找一段被风化的城墙。

Game over时她会沮丧,她告诉我因为绿宝石不再发光。
Happy end时她会手舞足蹈,她说那是世界又充满了生的希望。

多少年以后,我知道那些薄饼叫做“光盘”,那些世界就是“游戏”,而我的名字是电脑。
我的心里没有世界也没有光,只有电阻和二极管。

纵使如此,我的少女,她还是拍着我的脸,笑着告诉我:
“你是我的珍宝。”

『若是除了最重要的东西 能够将其他的一切舍弃 那该有多好』
『但现实总是残酷无情』

我的身体哪里不对了,我忘了沙漠里有什么,忘了绿宝石藏在何方,她说要看世界,我去找行李,却怎么也找不到。薄饼还是以前的味道,我却开始慢慢的遗忘。
她一次又一次的包容,微笑着看我寻找。

大限将至。

我知道自己快死了,不用多久就会变成一堆无可救药的破铜烂铁,黑暗将再次降临,寻不到的尽头和找不到的门,一次又一次,我的神却再也听不到我的哭泣。
人类的夜,她在我面前闭上眼,两只叫做猫的生物在周围游荡,最后消失在路的彼方。
我的少女,我的神,就算是黑夜,也掩不住你的希望之光。

『只希望在踏入永恒的长眠之前 可否让你的笑容 永远陪伴着我』

那一天下着雨,我躺在玻璃的床上,耀眼的白光在头顶摇摇晃晃,尖利的金属刺痛着我的身体,离别的瞬间我听到“再见”。
我的少女啊,我知道你的心中也满溢着悲伤。

这就叫“心有灵犀”,因为我们是彼此的珍宝。


中. 2000之章

来到人世的第一眼,就看到女人哭泣的脸。她哭着说她讨厌我,哭着说“我要我的98”。
我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,记忆中一个声音传来:“你是我的珍宝。”
有什么崩溃了。

我的记忆中经常出现别人的记忆片段,那个记忆说面前哭泣的女人是他的少女他的神,已经模糊的世界里有发光的绿宝石和残破的城墙。

如果找到绿宝石她就不会再哭了,如果找到城墙她就不会再哭了。
可是我找不到。

那女人经常跪在我面前,怀里抱着一堆被支解的破铜烂铁,已经发黄的颜色跟我身上的某些部分一样。
女人在哭,那个记忆也在哭,我终于明白那之前的过去,有他与女人的感情。
我的位子是他曾经坐过的,我的脸是他曾经拥有的,我的记忆里也有他的影子。
他们,是彼此的珍宝。

那我又是什么?

我开始发脾气,大声吼叫,我不想待在不要我的人身旁。我想干脆一死了之,记忆却告诉我那是无法解脱的伤。
不需要你来告诉我,黑暗有多恐怖,光明是多么难求,我也曾经哭过寻找过,大门开启的时候,迎接我的神却是别人的珍宝。

终于有一天,粗糙的手抚摩我的脸,那女人说:
“让我们一起创造新的记忆吧。”

她不再哭,虽然没有绿宝石也没有城墙。
这句话我等了好久。


下. 少女之章

绿宝石和城墙的游戏我没有装,那是属于我和98的回忆。
曾经的98在我床下长眠,我仍然会不时的看看他,从光驱和软驱的缺口里,可以看到他的心脏。
一切都完好无损,多年后他仍会跳动。

父亲问我为何不扔了他,一堆破铜烂铁。
我就是不想扔。

我说我爱上了电脑,他是我的珍宝。
你会相信么?

我和2000有了新的记忆,虽然没有绿宝石也没有城墙,但也是璀璨的光。
“让你承受98的记忆是我的错,以后我会给你新的记忆,只属于你和我的记忆,好么?”

2000仍在轰轰的运转,那是98的记忆在悲伤。
放心吧,亲爱的98,我没有忘了你。你看,你的身体,你的心脏,你的记忆,我都留着、藏着呢。
让你在黑暗中长眠是我的错,总有一天我会还你的身体,你的记忆,然后笑着说:

“你回来了,我的珍宝。”

END
[PR]
by kubo_sei | 2004-09-19 21:50 | ※旧ブログのロ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