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寄不出的信》end
早上醒来的时候,眼睛肿肿的。
大概是昨晚的LIVE PARTY太兴奋了,她甩甩头,穿好衣服走进客厅,就看到一地的啤酒瓶和烟灰,还有睡在沙发上和睡在地上的乐队成员们。
这情景让薇想起她和夏认识后的第一个圣诞Party。

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

学校对面的面包房,是薇最喜欢的地方。
她喜欢坐在那扇大落地窗前,要一块苹果派,一罐可乐,写会作业再听听歌,一下午就这样过去了。
有一次班主任搂着他老公经过,一扭头正看到薇坐在窗前盯着,于是老师颇尴尬的一笑,快步走了过去。
薇不过是眨眼时牵动了嘴角——都下班了你怕什么啊,我又对你老公没兴趣。

“你坐在那都不动,好像僵尸哦!客人都被你吓跑啦!”夏麻利的收走空可乐罐,“还有,可乐喝多了会变胖哦~”
“嗯……咖啡喝多了也会中毒吧~”薇侧过身,然后面无表情的喝下递过来的咖啡。

薇和夏的相遇就好象已经滥到俗的电视剧。

高三那年上补习班——钱都交了不能浪费,好歹去露个脸——薇正在看小说,夏不知什么时候靠了过来,说:
“你长的很像我姐姐诶!”
“嗯……是么。”薇连头都没抬,长长的刘海遮住脸,什么表情也没有,没创意,现在搞对象都不这么说了。
“什么时候介绍你们认识吧!”
“嗯……好。”薇似乎笑了一下,还是没抬头——真好笑,难道你姐姐是男的么。

第二天夏的姐姐还真来了,薇靠在一楼楼道的窗户边上,一直咬着牙憋着笑,姐妹俩好象新婚夫妇一样,互相不知道嘱咐什么嘱咐了半天,然后紧紧的拥抱在一起足有10秒,这才依依不舍的分开了。
夏回来时薇正收拾书包准备回家。
“怎么样!像吧!”
“嗯……像。”其实不太像。
“哈哈~就是嘛!我就说特像!”夏兴奋的像个孩子,唧唧喳喳的说着她和姐姐的事,薇只好又坐下来听。
结尾,“我姐姐开了家面包房啊~改天去吃吧!”
“嗯……好。”你跟你姐姐都很能说啊,薇心想。
当然这话是不能说出来的,她也就是想想。

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

洗完脸又看到中指上的戒指,两年了,刚买的时候还乌突突的,现在已经闪亮的可以当镜子照了。
不只一次的想要摘下来,虽然到现在还一直戴着,薇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戴着。
就因为她吻了你?薇笑了,跟傻瓜一样。

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

薇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女生想吻她——她再怎么说也是女生来着,而且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是女生的女生,绝对不是假小子。
上初中那年,具体原因已经忘了,总之就是她特好一朋友,突然说想亲她。一张脸逐步逼近,薇就条件反射的往后退,最后磕在门框上,引来大人的注意力,这才保住了“初吻”。
那时候她还不知道什么叫“同性恋”,但脑子里也绝对没有“女女授受也不行”的概念,她只是想“那张脸太丑了,就算要吻也得是个美女”。
她留刘海也是因为这个,后来也有几个女生想吻她,次数多了也就有了经验,到时候只要假装害羞的一低头,趁对方拨弄刘海的时候嘿嘿一笑,就开溜了。

夏常拿这个开玩笑:“你啊,真是狡猾狡猾di,这不是浪费人家感情嘛~”
薇这时候就不说话,假装生气的一挑眉,到最后还是把持不住先笑出声来:“嗯……我就是这意思~呵呵~~”

两人认识后的第一个圣诞节,几个朋友到夏姐姐的面包房狂欢。
薇是被硬拉去的,她之前从不过圣诞节,有狂欢的时间还不如窝在家里看盘——典型的电视儿童。

“就当看电视剧吧……”空气中散着酒和蛋糕的味道,薇抱着苹果整个人陷在沙发里,看着他们大呼小叫,夏一杯又一杯的喝啤酒,然后摇摇晃晃的向自己走来。
“薇~啊嗯……你很没精神!”夏一看就是醉了。
“……我都快把以后的肺活量笑光啦……”
“才怪!”
后来夏就抱着薇怎么都不撒手,说不好听一点就叫撒酒疯,薇心想原来夏也会醉啊,难得难得,就任由她抱着,反正难得。再后来太晚了,只好集体留宿,都睡在大堂,夏大概是真醉了,薇就只好睡在她怀里。这个姿势很不舒服,薇睡不着,开始数啤酒瓶,数到第十六个的时候,夏动了一下,咕噜咕噜的不知说了什么,看样子是很难受。
“活该啊……喝那么多……”薇虽然这么想,还是扶着夏去洗手间,要吐也不能吐在大堂啊,这里可是面包房。

“吐啊,吐出来就舒服了。”
“薇……”
“嗯,在呢,想喝水吗?”
“……喜欢你……”
“嘎??”

没有预想中的酒臭味,夏的嘴唇很软,也很热,上面其实还留了点奶油,所以很甜。不像电视里男女主角kiss,炽热又缠绵,对薇来说现在只是肉碰肉,不过这两块都是刚出锅的。
如此而已。
所以薇只是回送给她一记清脆的耳光,擦掉沾在刘海上的奶油沫,然后扶着不知道是被打晕了还是又睡过去的夏回大堂睡觉。

早上起来夏一边揉着脸一边抱怨:“奇怪啊~原来宿醉的话皮也会疼啊~~”
白痴啊你……还是真的千杯不醉,不知道宿醉什么样啊……
“好奇怪哦,昨天我梦到吃苹果呢!”夏舔了舔嘴唇,好象很回味的说。
“嗯……好巧,”薇垂下的刘海轻颤了一下,“我昨晚也梦到吃奶油呢……”

奶油其实也满好吃的,薇心想,她还想再吃一次。

第二年夏送了这个戒指。什么花纹也没有的细线戒,纯银的。
夏什么都没说,只是经常握着薇戴戒指的手傻笑。
薇也什么都没问,就是一直戴着。
夏的姐姐就很吃醋,经常挪揄的说“你们两个好啊~”“呵呵呵~”两个人就一起傻笑。
真的挺傻的。

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

草草的吃了几片面包,薇打开MAC开始接收E-Mail,当然她现在还是没钱买MAC的,那天她自言自语的抱怨说PC又坏了真麻烦,乐队的吉他手就笑着拍拍她的肩膀说用我的吧。所以她现在就改用MAC。
夏的Mail,很长。
上面絮絮叨叨的说,看你上次寄的照片,头发又长了啊,刘海都长的不能叫刘海了,去剪剪吧…………还有那个乐队又要来北京开演唱会了,你要不要回来看呐?不能回来也没关系,到时候我寄盘给你,啊……其实还是你那边更方便吧,那还是你寄原版给我吧,哈哈…………你说你可能要换工作,怎么样了?
…………
信的末尾终于点到主题:……算了,还是回来吧,薇,我要结婚了,等你当伴娘呢!

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

那年秋天的时候,夏的姐姐打电话来,说有几张票啊大家一起去听演唱会吧。薇最近在找工作,忙的不分东南西北,不过想想看已经很久没和大家联系了,虽然不喜欢热闹,不过还是去了。
当天晚上大家都很high,回去的时候夏搂着薇走在最前面又蹦又跳,意尤味尽的唱着刚才的歌曲,路人都以为她们是喝醉了躲的远远的,手机响了好几声,夏看了看来电号码,到后面去接了。
“……啊,马上就到家了……没喝酒啊……成啦……嗯嗯……晚安……”
薇突然感到心慌,好象有电流划过她的脸,酥酥麻麻的,最后到达心脏,她甚至觉得腿也有点软,夏跑回来搂过她的一瞬间,她听到朋友很大声的说:“哈哈!夏~你也终于有个男朋友管管你啦!”
夏的手轻颤了一下,然后把薇搂的更紧,回过头用好象很生气的语气说“我哪有我哪有”,夏的姐姐也拼命使眼色,一辆车呼啸着经过,中指的戒指银光一闪,刷的一下,在黑夜中没来由的刺眼。
薇抬手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,已经很长的刘海在脸上留下一片阴影,然后她抬头,笑着说:
“嗯……我还没见过呢。改天也让我看看嘛。”

自然的就好象一切都没发生过。

后来夏的男朋友她终于见到了,是在她要去东京的时候。
夏握着她的手,一遍又一遍的絮叨:“注意身体……多吃一点别亏了自己……记得写信打电话,发Mail也成,别忘了寄照片给我……小心变态色狼,门窗要关好……”
薇很认真的听着。
她突然想起刚认识的时候,夏的姐姐来学校的事,那两个人就好象现在这样,她还记得当时她觉得超级好笑来着。

就要登机了,她把前面的刘海理到脑后,然后夏吻了她。
她和她的第二个吻。
一直站在夏后面没出声的男朋友眼睛瞪的大大的。

回北京的机票要比去面包房的车票贵多了……坐在机舱里她这样想。
于是她低下头,把所有的泪水都埋在长长的刘海的阴影里。

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 ***

薇写了回信,也很长。自从她做了那个乐队的STAFF,就变的很能说。
正要发送的时候,突然有人敲门,说是国际包裹。
是夏。

厚厚一叠全是婚礼照片,新娘的白婚纱真漂亮,左边的伴娘笑的很开心,右边的新郎就笑的很傻。
包裹里还有一张婚礼当天的DVD,薇把它丢进MAC里吱嘎吱嘎的转着,从化妆到拜天地到入洞房,鞭炮一直噼里啪啦的响,整个画面看起来硝烟弥漫,什么都看不清。

乐队成员们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,都围在后面看。他们听不懂中文,主唱就问这是什么呀?薇说是我朋友的婚礼。主唱就傻傻的看着,然后傻傻的说中国的婚礼真激烈啊!吉他手看了眼嘎嘎响的MAC说光驱该换了,可是没时间去买,贝斯手就拍拍他的肩,说你家不是还有五台MAC么,拿过来替一阵吧。

DVD放到最后,是夏的message,说他实在等不及,就先把婚礼办了,等他们渡蜜月的时候去东京,“薇,我们想去迪斯尼乐园啊!你要当我们的导游哦!”夏笑的很开心,还在他脸上亲了一下。

迪斯尼啊……那个在千叶不在东京哦……
薇突然觉得自己老了,已经老到连从东京到千叶的力气都没有了。向后倒的时候队长从后面抱住她,说:
“我们结婚吧。”

北海道的怀抱也挺温暖的……
薇在点头之前这么想。

END
[PR]
by kubo_sei | 2004-09-19 22:01 | ※旧ブログのログ
<< 《深海 现在进行时》之『命运三... 《Dearest ~最爱~》end >>